更多板块
回顶部

盘点2016年互联网创业关键词

【回复:1  查看:974】 直达楼 GO

盘点2016年互联网创业关键词


  又到了岁末年终,即将过去的2016年,互联网创业并不平静。

  数据显示,2016年互联网行业新增创业公司数量2677家,同比下降77%;获得投资的互联网企业数量为5644家,同比下降26%。

  易观发布《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趋势预测》将2016年的互联网总结为"公司锐减,资本放缓,退出乏力"、"政策全面介入,双向调控市场"、"用户付费意识走向多元,从消费物质到消费精神"等十个关键词。

  这份互联网市场趋势预测也准确地概括了互联网创业的"冰"与"火"。将这些宏观的趋势具体化,笔者总结出2016年互联网创业的六大"焦点"关键词和四大"趋势"关键词。看清2016年的趋势与陷阱,大概也就明白2017年的机会在哪里。

  关键词一:死亡O2O

  代表公司:药给力、博湃养车、大师之味

  O2O最火的时候有多火?2015年夏天,笔者公司所在的中关村创业大街热闹得跟集市一样,从南到北扫码地推的公司密密麻麻,有生鲜O2O、药品O2O、洗车O2O、超市O2O……只要你想到的都有人做了。

  但即使在O2O最热火朝天的时候,也一直有人质疑:靠烧钱补贴创造出来的需求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比如超市O2O,在相关App上下单,因为有补贴,实际花费的金额比自己去超市购买还低,用户当然会使用App下单,可问题是当没钱可烧了呢?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O2O的日子就逐渐困难起来了。随着资本关紧大门,一直依赖烧钱的O2O企业没有了真金白银的助推,也开始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

  O2O死亡名单在今年上半年达到高潮,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有超过30家O2O企业倒闭,涉及本地生活服务、医疗、汽车交通等多个领域,即使活下来的,也要勒紧裤腰带过冬了。到今年下半年,很少再有O2O创业公司在媒体上活跃了。

  有业内人士甚至表示,中国90%的O2O值得商榷。O2O的主要问题在于两大方面,一方面是大部分需求都是伪需求,比如超市O2O、厨师上门O2O等,并没有颠覆任何行业,也没有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O2O企业在发展初期比较激进,为了争抢用户疯狂砸钱,甚至为了给投资人更漂亮的数据,不惜刷单造假,造成行业的虚假繁荣。

  关键词二:直播和网红

  代表公司(人物):映客、花椒、一直播、papi酱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网红的价值也伴随着直播大火而迅速升温。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超过200家,日益成熟的网络直播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

  虽然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新"风口",但是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小视。和O2O一样,目前直播行业也处于大规模烧钱的阶段。业内早已流传着一笔账,以最低码率800K来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用户的视频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元以上。此外,头部主播成本是直播平台另一个需要负担的大额成本。比如,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电竞解说主播若风的签约费用竟高达2000万元一年。

  说完直播,再来说说网红。虽然网红总是和直播密不可分,但2016影响力最大的网红papi酱却和直播没太大关系。

  今年3月,刚刚爆红的papi酱便获得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参投的1200万元投资,其团队估值1亿元。4月,papi酱第一条广告拍出了2200万元的天价。

  不过半年过去,papi酱已经难掩颓势。百度指数的数据显示,papi酱的搜索量从2月开始上涨,到4月中旬达到最高峰(与招标的时间一致),在7月之后搜索指数直线下降,目前的搜索指数已经接近其爆红之前的数值。此前和papi酱高调秀恩爱的罗辑思维也宣布与其分手。

  虽然papi酱成为网红经济的绕不开的话题,但有分析指出,未来再难出出papi酱了。

  关键词三:冷热VR

  代表公司:暴风魔镜

  对于"VR将是下一个风口"的论断,无论是硬件制造商还是互联网从业者都深信不疑。然而,与2016年初掀起的VR"资本热"相比,下半年,VR这个"风口"吹来的却是阵阵寒风。

  就连VR行业的明星公司暴风魔镜日子都不太好过。今年10月,暴风魔镜开始裁员,有媒体报道称暴风魔镜裁员的比例达到40%-50%,虽然这一数字未得到官方证实,但有内部员工透露, "整个致真大厦17楼快空了一半。"

  暴风魔镜的经历是整个VR行业的缩影。《互联网+影视产业研究专题报告》显示,从2015年初至今,VR产业的企业数量从200多家爆发到1600多家。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近一年来,国内涉及VR产业的投资不少于145起案例,涉及金额44.34亿元人民币。

  但VR创业团队的困境是,众多团队选择做VR头盔,但是VR市场却并未完全打开。中高端VR设备大多数应用于商用市场,普通用户大多购买100元以内的试一试,体验不好就扔了。

  这种困境也让资本对这个行业持观望态度,缺乏资金支持的创业团队只能选择转型或者放弃。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90%的VR创业公司都倒闭了。


回复

盘点2016年互联网创业关键词


  关键词四:监管下的网约车

  代表公司:滴滴、易到、神州专车

  今年的网约车行业可以用“提心吊胆”形容。监管政策从无到有,网约车的从业者们经历的欢笑和苦痛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7月27日,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新政从网约车性质、网约车驾驶员准入条件、私家车转化为网约车的条件和程序等多个方面进行了规范。

  单从7部委的新政中来看,政策监管似乎对网约车的影响并不大。但各地随后发布的网约车细则却让整个行业开始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尤其是北京、上海等网约车规模较大的城市,细则均要求本地车牌、本地户籍,并且对车辆的排量、轴距做出了明确规定,可以预见在过渡期结束后,这些一线城市的网约车数量将直线下降。

  从各个网约车平台对京沪网约车细则的反应来看,各家都在积极应对新政带来的变化与挑战。但不可否认,网约车市场跟一两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明年行业或许将迎来新的洗牌期。

  关键词五:知识变现

  代表公司:分答、值乎、红豆Live、

  动动手指,回答个问题就能获得收入,这真是躺着赚钱。今年,以果壳的分答与知乎的值乎、live为代表的知识变现模式走红。

  分答的游戏规则很简单,用户在分答上介绍自己擅长的领域,设置付费问答的价格,1元到500元之间,其他用户感兴趣就可以付费向其提问,回答必须是语音,时间限制在60秒内。而如果有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感兴趣,可以付费1元选择“偷听”,提问者与回答者都可以得到0.5元,也就是说提问者也可以赚钱。

  虽然分答火了之后,也曾经历了47天的停摆,但不可否认的是知识变现为互联网开辟了一条新的商业模式。在分答、值乎之后,主打语音直播、知识分享的红豆Live更是让直播界多了一股清流。 无论是编剧史航在分答上回答一千多个问题收入5万多元,还是微博CEO王高飞在红豆Live上用半个小时时间解析微博财报收入上千元,知识变现本质上都是把人IP化。作者或者主播靠自己的专业能力吸引一大批粉丝,变成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如果用户的付费习惯能就此培养出来,互联网从业者们是不是应该感谢分答、值乎们?

  关键词六:共享单车

  代表公司:摩拜、ofo、优拜

  网约车补贴大战落幕,几块钱甚至免费从家打车到地铁站的福利已成过去式,自行车便“趁虚而入”,成为短途代步的新“宠儿”。

  目前,摩拜、ofo、优拜已经占领了北京、上海等城市的街头巷尾,前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创办了摩拜,滴滴投资了ofo,单车越做越美观、越实用,优惠力度也越来越大,共享单车已经被看作是网约车战争的翻版。随着新的资本和创业团队的加入,共享单车大战可能在明年正式打响。

  硅谷网联合创始人郑超指出,无论是摩拜,还是ofo,甚至是极可能出现的其他参与者,都还面临着三大问题需要解决,一是移动互联场景下的自由取停对人们道德文明的考验;二是共享单车和自用单车比较有哪些值得选择前者的超值体验;三是真共享伪共享的争论,还会在共享单车这个领域继续下去。虽然前路坎坷,但需求巨大,这个微短途出行市场,也许还需要更多的玩法和投入来培育用户习惯和创新商业模式,从而在人们的生活方式的变革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除了上述六个“焦点”关键词,人工智能(代表公司:Face++、出门问问、云知声)、大数据和云计算(代表公司:TalkingData、UCloud、七牛云)、消费升级(代表公司:网易考拉、蜜芽)、科技金融(代表公司:众安保险)四个领域在2016年也经历了高速发展,限于篇幅,不再展开赘述。

  一句话总结:互联网的2016很精彩,2017更值得期待。(来源:TechWeb 明宇)


回复